我系学生在“资助育人 励志成才”征文活动中获得一等奖

日期:2015-05-26

为进一步做好宣传国家和学院资助政策的工作,宣传贫困生通过资助政策成长成才的事迹,在经济困难学生中营造自信、自立、自强、感恩、诚信的良好氛围,日前,惠州学院学生处组织举办了“资助育人励志成才”征文活动,我系徐金玲老师指导的12学前本1班的罗春婷同学的作品《最好的礼物》获得一等奖。

 

附:罗春婷同学的作品《最好的礼物》

 

 最好的礼物》

凌晨六点,车到站了,我心里一阵雀跃。坐了一夜的大巴车,早就想逃离充斥着浑浊空气的车厢,下车去透透气了。

我一手拿着行李袋,一手小心翼翼地捧着装有礼物的袋子下了车。

冬天的车厢比较暖和,窗户紧紧关着,还开着暖气。可一下车,就不一样了。冷风习习,从我的每一根头发掠过,从我衣服里的每一个空隙中穿梭过,从我的指缝间呼啸而过……我不禁打了个冷颤,手中的行李袋落在了地面上,手不知不觉地伸进口袋里。“哗啦啦——”风吹得起劲,装有礼物的袋子也忍不住寒冷开始叫嚣起来。手被风吹得生疼,可还是紧紧地攥着袋子,舍不得把它放在地面上,生怕弄脏了。袋子里装的可是红枣、枸杞、核桃、葡萄干、中老年核桃粉,这些可是我特地给外婆买的礼物。我拿着满载着自己心意的礼物久久站在寒风中……

很久没有见过外婆了。上了上大学,我只有寒假才回家,也只有在春节期间,才去看她那么一、两次。在默默里算着,1年,12个月,365天,8千多个小时已经没见过她了,心里不知不觉地荡起了思念的涟漪,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外婆蹒跚的身影。

外婆和才上小学的表弟、表妹住在一起。舅舅、舅母在外打工,家里没装固定电话,所以我和外婆很少联系。也只有当妈妈偶尔去了外婆家,特地打电话给我,我才有机会和外婆说说话。这是上大学后,我和外婆仅有的联系方式。

从车站回到家,我拉开抽屉,慢慢地,轻轻地把买给外婆的礼物放好,再小心翼翼地把抽屉推进去。外婆要是知道我给她买了礼物,一定会很欢喜的,我想。

“妈,明天我想叫爸爸骑摩托车载我去看看外婆。”放好礼物,我问站在身后的妈妈。

 “好啊,你也很久没见外婆了。外婆见了你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妈妈笑容满面,一脸欣慰。

我是外婆一手拉扯养大的。从出生40天起一直到18岁,我一直和外婆相依为命。18年,六千多个日子里,外婆一直都在扮演着妈妈的角色,毫无怨言地照顾我,疼爱我,呵护我,给予我如母亲般的爱,却又胜过母爱,滋润了我渴望母爱的心。

第二天早上,吃完早饭后,我和爸爸便出发了。我坐在车上,把礼物捧在怀里。冰凉的风刮着我的脸,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冷。

到了!到了!又到了这个熟悉的斜坡。黄昏时分,天边泛着几片晚霞,外婆站在斜坡上等我放学,夕阳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。这些记忆明亮清透,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想起来,都是那么温暖人心。

 “嘟——”摩托车喧嚣着,卖力地向前登。

“汪汪汪——”一条黑狗从门口狂奔出来。接着,表妹、表弟跑了出来,外婆步履蹒跚走到了门口。寒风中,她佝偻着身子,凌乱而花白的头发在苍老的脸颊旁飘扬着。

得知放寒假,是不是每次听到“嘟嘟嘟”的摩托车声,外婆都会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,步履蹒跚走到门口,看看是不是她心爱的外孙女来看她了?

“外婆——”还坐在车上,我就冲外婆大喊了一声,所有的想念都倾注在这句简短的话中。

“阿婆,阿婷姐来了!阿婷姐来了!”表妹、表弟高声喊道。

外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笑得合不拢嘴。

终于安全着陆了。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中的礼物,我就迫不及待地上前紧紧拥抱着外婆。这个拥抱,有着不可言说的亲近和温暖。外婆真的老了,又矮又瘦,白花花的头发毫不害羞地暴露在我眼皮底下。

 “阿婷姐,你可算来了。阿婆每次听到摩托车的响声都会到门口看看是不是你来了。”表妹嘟起嘴巴,似乎在埋怨。

一股暖流在我心里涌动,眼角有点儿灼热。外婆的衣袖挽起,枯枝般的双手被冻得红红的,还沾着小水珠儿。外婆就是这样,顾不上擦擦手中的水珠,闻声出来了。

我们说着,笑着,进了屋。

岁月匆匆,转眼间,20年过去了。这幢陪伴了我18年的楼房已经老了,水泥都掉了,露出了红色的砖块。我把礼物放在外婆的房里。房里的一切都如此亲切,依然还是细密粗糙的大麻蚊帐,依然还是堆满衣服的床尾,唯一不同的是,不再是我和外婆一起睡,而是换成了表妹和表弟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暮色开始四合。

“妈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爸爸对外婆说。

“要不让阿婷在我这儿玩几天吧。她每次都是寒假才回来,也只有这时候才能见上她几面。”外婆眼里似乎充满了期待。

爸爸久久没有说话。

“阿婷,留在这陪外婆几天吧。”外婆像一个小孩子似的,拉着我的手,眼睛里似乎闪着光,巴巴地看着我。

“阿婷姐,留在这和我们玩几天吧!”表妹、表弟附和着。

我一时竟说不出话来,好长好长时间的沉默。

“外婆,要不下次吧。我没拿换洗的衣服。”许久,我才弱弱地说出这样一个理由。

终于,外婆点了点头,松开了我的手。可我分明看到了外婆黯淡的眼神,看出了她心中深深地落寞。

留下来实在太麻烦了,还要几个人挤在一起睡。现在我都已经习惯一个人睡了。很久没见外婆了,特意从惠州买回礼物给她,本想着她会特别欢喜的,没想到就这样伤了她的心。

外婆送我到门口,枯枝般的手一直在挥动,挥动。我再也抑制不住想哭的冲动,眼角一阵灼热,鼻子一酸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。

买来的一份礼物,匆匆的一次探望,就以为是送给外婆最好的礼物。其实,对外婆来说,最好的礼物也抵不过心爱的外孙女能花时间多陪陪她,多听她说说心事儿。想到这,泪潸潸,我早已哭成了一个泪人。在晶莹的泪光中,我又看见了当时的情景:外婆像一个小孩子似的,拉着我的手,眼睛里似乎闪着光,巴巴地看着我……唉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会留下来。